摘要:  大学生魏则西的过世,让莆田系民营医院、百度推广、部队医院承包体制以及医疗监管制度等话题又成为全民关注焦点。这里面,因为百度推广

  大学生魏则西的过世,让莆田系民营医院、百度推广、部队医院承包体制以及医疗监管制度等话题又成为全民关注焦点。这里面,因为百度推广官微第一个发声,很快被大量网民舆论堆到风口浪尖。

  但在这个公众信息相对透明的时代,很快这件事背后的北京武警二院、承包医院科室的莆田系医院等真正的"黑手"开始浮出水面,舆论也开始转向。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百度乃至央视都是传播媒介、公信平台,必须被拎出来批斗的应该是这家以武警、三甲、公立等名头却私下承包的"北京武警二院"及其背后的莆田系民营医院,更有是滋生了这种让普通人绝望的医疗制度。

  2016年5月2日,搜狐网发出了一篇重点文章《起底调查:引发公愤的医院科室背后是莆田系身影》,指出"乱象源于部队医院不归卫计委管理",文中设置的问则更代表了大多数人的声音:近一半网友认为,医疗监管部门应该对魏则西的去世负主要责任,医院方则为近3成,认为作为信息推广平台的百度则不到15%。

(截止2016年5月2日16:30分搜狐网调查截图)

  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没有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选项,但应该是包含在"医院方"一栏;而魏则西本人在知乎上直接提出"权威的央视"因为没有纳入问题选项被忽略,而从大部分国人在生病择医时实际考虑来看:电视比网上更靠谱,央视的作用势必大于百度。

  很简单,民众容易被"忽悠",但不是真的傻。很多人意识到这件事如果继续揪着百度不放,很可能会让武警二院们、莆田医疗大佬们以及相关监管机构将继续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制造"出无数个王则西、李则西(这是过去十几年里每时每刻每刻都在发生的事实,不是吗?)

  就事论事来讲,则西之死,究竟谁的责任最大?

  第一要被追责的,是北京武警二院及背后莆田系民营医疗机构。毫无疑问,这家明知没有治疗效果,仍然仗着自己公立、三甲、武警等名头进行虚假宣传,把国外快放弃的"斯坦福生物免疫疗法"包装成国外引进的先进技术忽悠病人,并收取高额费、赚取利润——这是有意的作恶,是"杀人"的直接责任人,这钱赚得不干净、不道德,而且违法。

  需要指出,这里说武警二院,也应该包含实际给魏则西治疗方背后的莆田系民营医院。近些年来,莆田系民营医院开办、承包了全国超过7成的医院,是电视台、报纸、网站等绝大多数广告平台的最大金主,也是很多普通家庭的病人都难以逃避的选择。好在随着越来越多类似"则西之死"事件的曝光,网易、搜狐等多家媒体将莆田系医院的名单公布。

  第二,机制滞后、腐朽的的医疗监管体制必须重点问责。为什么一个叫做"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市总队第二医院"、看起来十分权威可靠的部队医院,会把一整个"肿瘤生物中心"外包给了一个很不靠谱的私营医疗单位?

  答案很简单,在这套以"市场化改革"为出发点、横行中国数十年的医疗体制中,各方很容易顺水推舟形成共赢关系。财经网日前撰文指出:在这个链条中,游医们得到了宝贵的医疗平台和护身衣,相关医院"盘活"了医疗资源获得不菲的让渡权收益,监管部门睁只眼闭只眼获得游医和出租方的双重笑纳。而且,在这场猫和老鼠的游戏中,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则是相关监管部门,政策的松紧与收放之间恰能提供一茬茬割韭菜的机会,而且还能避免游医们自恃报效有功、形成尾大不掉之势。

  我们知道,Google也主动帮卖过虚假广告,被美国司法部调查后以5亿美元和解——后来谷歌发现在美国的监管制度下,犯罪成本太高,或者说喊出"不作恶"口号获得的影响力和利益超出损失的收入。换句话说,让Google"不作恶"的不是这家公司的善良,而是监管。

  则西事件追根溯源,就在于中国的医疗行业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利益集中体,如果不对监管失职这个根源进行问责、持续保持舆论压力、促成体制变革,我们永远都不会"正常的、有尊严的活下去"。

  第三,百度、央视以及各种报纸、网站等宣传虚假效果的广告平台,负第三责任。虽然理论上这些平台都是商业机构(党媒除外),道德不该是指导商业行为的依据;虽然理论上只要他们不违反法律,我们就应该更多追求监管的责任……但必须记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不应该是一句口号,而是在这个法律滞后、制度缺失的国度里应该承担起的基本价值观。

  回到这个问题。则西之死,第一个应该被直接追究法律问责的是北京武警二院背后这家莆田系民间医疗机构;应当深层次反思、追踪的医疗监管体系的滞后于腐朽,百度、央视等广告平台也同样应该自查、自重。此外,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提高鉴别、审视信息的能力,尤其是在关乎生命的医疗、药物等领域。

  因为,你以及和你关心的人也活在这里。

 

  百度回应的“魏则西事件”起于问答社区知乎。知乎网友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大学计算机系学生,于2年前体检后得知罹患“滑膜肉瘤”晚期。据魏则西生前描述,该疾病为“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得知病情后,魏则西父母在先后带着魏则西前往北京、上海、天津和广州多地进行求诊,但最后均被告知希望不大。

  “各大肿瘤医院都说没有希望,让我们再要一个孩子。”魏则西母亲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称。

  

  魏则西

  不过魏则西父母并未就此放弃,在通过百度搜索和央视得知“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后,魏则西父母先行前往考察,并被该医院李姓医生告知可治疗,于是魏则西开始了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先后4次的治疗。

  据魏则西母亲回忆称:“当时都说没办法,我们也没有放弃。在百度上搜,看到武警北京二院,然后又在央视上看到,就和魏则西的爸爸先去北京考察了一次。发现这医院人很多,全国各地哪儿都有人来治疗。而且医生告诉我们他们这儿有美国斯坦福引进的生物免疫疗法,保10年20年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决定在这里治疗,虽然费用不菲。”

  魏则西母亲进一步解释说,当时原本希望去307医院治疗,但是到北京考察后发现武警北京总院二院情况不错,而且医院内还播放着央视的报道,一听能保10年20年便很开心,“我们就四处借钱凑钱,决定花多少都要把孩子的病治好,最后总共治疗4次,花费20多万后,没有明显效果,医生也开始改口称,治好是概率事件。”

  从2015年9月份开始,魏则西在父母的带领下先后从陕西咸阳4次前往北京治疗,最后未见具体疗效。2016年4月12日,在一则“魏则西怎么样了?”的知乎帖下,魏则西父亲用魏则西的知乎账号回复称:“我是魏则西的父亲魏海全,则西今天早上八点十七分去世,我和他妈妈谢谢广大知友对则西的关爱,希望大家关爱生命,热爱生活。”

  需要说明的是,在“魏则西事件”出现后,新浪科技多方致电确认了该事件的真实性。魏则西父母在电话中讲述了:患病、多方治疗无效、百度搜索医院、见到央视报道、亲身前往考察,决定治疗等过程,并确认最后在知乎上发布“魏则西去世”的消息确实出自魏则西父亲魏海全。

  同时,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也告诉新浪科技,接到了本院学生魏则西去世的消息,并称魏则西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2012级学生,当时以600多分的高考成绩考入计算机系,其后因患病,休学留级至2013级。

  此外,新浪科技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电话,并在询问“魏则西”情况时,对方确认确实有陕西籍23岁患者“魏则西”在该院接受过治疗,但前台咨询电话无法查询到更多信息。

  百度搜索陷入质疑

  2016年4月12日,魏则西去世。但魏则西事件并未就此结束,网友找出魏则西在2016年2月26日一则题为“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将百度搜索和百度推广推上风口浪尖。

  魏则西在该帖中写道:

  想了很久,决定还是写下来,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就不把那家医院和那个医生的名字说出来,不过相关的癌症病人应该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希望我的回答能让受骗的人少一些,毕竟对肿瘤病人而言,代价太大了。

  我大二的时候发现了恶性肿瘤,之后是我痛苦的不愿意回忆的治疗经过,手术,放疗,化疗,生不如死,死里逃生数次。

  我得的是滑膜肉瘤,一种很恐怖的软组织肿瘤,目前除了最新研发和正在做临床实验的技术,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

  我是独子,父母对我的爱真的无以言表,拼了命也要给我治,可当时北京,上海,天津,广州的各大肿瘤医院都说没有希望,让我父母再要一个孩子吧。

  那种心情,为人父母的应该可以体会,所以我爸妈拼了命的找办法。

  百度,当时根本不知道有多么邪恶,医学信息的竞价排名,还有之前血友病吧的事情,应该都明白它是怎么一个东西。

  可当时不知道啊,在上面第一条就是某武警医院的生物免疫疗法,DC,CIK,就是这些,说的特别好,我爸妈当时就和这家医院联系,没几天就去北京了。

  见到了他们一个姓李的主任,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这个技术不是他们的,是斯坦福研发出来的,他们是合作,有效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看着我的报告单,给我爸妈说保我二十年没问题,这是一家三甲医院,这是在门诊,我们还专门查了一下这个医生,他还上过中央台,CCTV 10,不止一次,当时想着,百度,三甲医院,中央台,斯坦福的技术,这些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后来就不用说了,我们当时把家里的钱算了一下,又找亲戚朋友借了些,一共那花了二十多万,结果呢,几个月就转移到肺了,医生当时说我恐怕撑不了一两个月了,如果不是因为后来买到了靶向药,恐怕就没有后来了。

  我爸当时去找这个人,还是那家医院,同样是门诊,他的话变成了都是概率,他们从来没有向任何人做过保证,还让我们接着做,说做多了就有效果了,第一次说的是三次就可以控制很长时间,实在是。

  后来我知道了我的病情,在知乎上也认识了非常多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在美国的留学生,他在Google帮我查了,又联系了很多美国的医院,才把问题弄明白,事实是这样的,这个技术在国外因为有效率太低,在临床阶段就被淘汰了,现在美国根本就没有医院用这种技术,可到了国内,却成了最新技术,然后各种欺骗。

  我现在住院,找到了真正靠谱的技术,家里却快山穷水尽了。

  但不管怎么说,路还是要走下去,有希望就要活下去,不能让父母晚景凄凉,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帮我,这是前两天帮我从香港买药的朋友,一天之内就送到了医院,真的非常感动。

  希望明天会有好转,柳暗花明又一村,可以找到活下去的办法。

  写这么多,就是希望大家不再受骗了,这段时间有很多肿瘤病人和家属联系我,问这个医院,这个治疗的人相当不少,希望不再有更多的人受骗。

  魏则西的回答在其去世后,引发了网络热议,“魏则西回答帖”、“魏则西去世消息”和“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排名第一的是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的截图在 微博 上被转载1万余次,网友在转载评论中称:要百度给合理说法。

  

  

  

  百度回应:医院资质齐全

  4月28日,百度在其“百度推广”微博账号中对此事做出回应,回应称:网友魏则西同学与滑膜肉瘤持续抗争两年后不幸离世,引发很多朋友的关注和哀悼。得知此事后,我们立即与则西爸爸取得联系,致以慰问和哀悼,愿则西安息!对于则西生前通过电视媒体报道和百度搜索选择的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我们第一时间进行了搜索结果审查,该医院是一家公立三甲医院,资质齐全。网络信息健康有效,是每个互联网参与者的责任。我们愿继续努力,接受监督,不给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附:百度称武总二院是正规医院,但它的广告依然是违法且虚假的!

  来源:微博@我还是想改名但是

  

  前段时间看到知友魏则西过世的噩耗。他走之前,我就看过他生前写过的所有答案,包括他被百度医疗推广欺骗的经历。今天看到@百度推广 发了一篇公关文

  称他们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检查了搜索结果审核,保证魏则西所去的武总二院是个正规医院,还自称「我们愿继续努力,接受监督,不给虚假信息和违法行为留下任何可趁之机」。

  然而百度在说谎,武总二院的广告就是一个彻彻底底违法的广告。

  首先我们想重现一下魏则西那时的搜索结果。哦很遗憾这是做不到的,因为百度公关文一发出来就把「滑膜肉瘤」这个搜索页面的所有推广都撤消了,前三页一个广告没有,看起来跟个业界良心似的。(三天前还不是这样呢,遗憾当时自己没截图)

  搜索「滑膜肉瘤」

  

  

  

  喏,搜索结果第一页就长这样,这么洁净。往后翻也是一样。

  那我们怎么能重现一下魏则西当日看到的广告呢?

  滑膜肉瘤属于软组织肉瘤,软组织肉瘤还包括横纹肌肉瘤、纤维肉瘤等。

  搜索「软组织肉瘤」「横纹肌肉瘤」和「纤维肉瘤」,结果如下

  

  

  

  看吧,全是垃圾推广。坑了魏则西的武总二院的推广在橘色圈里,其他垃圾推广在黄色圈里(那个德胜门中医院给了百度多少钱怎么搜什么都有它)。百度因为滑膜肉瘤这事儿闹火了删光了滑膜肉瘤的广告,却连把相近疾病广告一并删一删的功夫都懒得花。我选了软组织肉瘤搜索结果里武总二院的推广,点了进去

  

  

  点进去就是这样的。可以见到:

  百度的广告不是武总二院的广告,而是「武总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广告!

  而2015年9月1日开始实行《医疗广告管理办法(修订稿)》(意见征订稿) 中规定:

  「第五条 非医疗机构不得发布医疗广告,医疗机构不得以内部科室名义发布医疗广告。」

  即使武总二院如百度所说是家公立三甲医院,百度接受了其下属肿瘤生物治疗中心的广告,依旧是违法的。(其实我们知道这个所谓的肿瘤生物治疗中心八成是武总二院出售给莆田系医院的科室了。这也是为什么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要禁止科室打广告,否则被出售的科室挂羊头卖狗肉,医院说科室已经被出售所以不负责任,广告商和平台说医院是有三甲资质的,谁都没责任了,患者冤死。)

  即使排除这一点,这些医疗广告照样不合法

  「第三条 医疗机构发布医疗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申请医疗广告审查。未取得《医疗广告审查证明》,不得发布医疗广告。」

  百度检查过武总二院和德胜门中医院的《医疗广告审查证明》吗,请出示。

  「第六条 医疗广告的表现形式不得含有下列内容:

  (二)说明治愈率或者有效率;

  (五)涉及医疗技术、诊疗方法、疾病名称、药物的;

  (七)使用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名义的;

  (八)利用患者、卫生技术人员、医学教育科研机构及人员以及其他社会社团、组织的名义、形象作证明的。」

  在我提供的「横纹肌肉瘤」搜索结果页面上出现的武总二院广告,直接在搜索结果上写着「提高两倍五年生存率」,违反了第六条(二)中的「不得说明治愈率」;

  在「纤维肉瘤」的搜索结果页面上,还是「武总二院」的推广,直接出现了「生物免疫诊疗」字样,违反了第六条(三)中的「不得涉及诊疗方法名称」。

  更不用说百度的每条医疗推广都挂着明晃晃的各种疾病,按照六条(三),医疗广告表现形式内不得涉及疾病名称。

  另外,当我点击了「软组织肉瘤」搜索结果中的「武总二院」推广后,我再次搜索「软组织肉瘤」,百度提供的结果完全变了

  

  也就是说当你可能有了解某家莆田系医院/科室的意愿后,百度会更加丧心病狂,全部给你呈现这家医院的推荐,不像之前那样隐蔽,连医生和联系电话都推荐好了。

  光这个页面,把《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六条违反了个遍。

  办法说「不得使用解放军和武警名义」,这页面挂着「军队权威肿瘤专家」;

  办法说「不得涉及医疗技术」,这页面挂着「5A靶向生物治疗」;

  还有这个李慧敏医生,我去查了一下这个人,百度还给她建了一个百度百科:李慧敏——二炮总医院细胞免疫治疗中心主任

  其实还有个差不多内容的互动百科

  李慧敏,中华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细胞免疫治疗中心主任,从事肿瘤科研与临床治疗二十多年,是国内最早一批开展肿瘤细胞免疫治疗的专家之一。发表论文数十篇,曾获4科学技术奖二等奖1项、军队医疗成果三等奖2项。擅长各种原发瘤和转移瘤的治疗,尤其善于将细胞免疫治疗与常规疗法进行个性化结合治疗。

  不是武总二院吗?为什么变成二炮总医院了?好吧,也许是跳槽了。

  我搜索了一下「国家科学技术奖 李慧敏」,确实是有这么一位李慧敏女士,但是人家是建铁路的;

  然后搜索了一下「中华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好像并没有这个组织存在,存在的是「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而肿瘤学分会的历任成员中,没有找到李慧敏的名字;

  用百度图片搜索搜李慧敏的百科头像,

  

  找到了二炮总院细胞免疫治疗中心的网站,看着和武总二院肿瘤生物治疗中心一个性质,都是军队医院被出售的莆田系科室建的网站。还有那个北京肝癌医院……

  再搜索李慧敏发的论文,发表在中文期刊上,限定在医学、医药、药学领域,与癌症有关的仅仅一篇,是哈医大遗传研究室的同名者发的。有可能李慧敏发的都是英文文献吧,不过尝试了几个关键词都没有和什么「细胞免疫」治疗癌症相关的,不对,应该说根本没找到什么「细胞免疫」疗法,用什么搜都是搜不出来的。

  然后再搜索这个李慧敏医生,倒是在搜狐找到了她的三篇防癌指南。李慧敏:警惕!三种常见癌症早期症状易忽视 (好像喜欢给骗子医院发软文的不仅仅是百度,搜狐也不甘落后呢。)

  

  这时候李慧敏又变成北京肿瘤生物中心的了。这个北京肿瘤生物中心什么性质?

  

  看看,北京肿瘤生物中心、武总二院、德胜门中医院、5A细胞靶向、细胞诊疗,是不是很眼熟?看起来这些莆田系医院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

  这是这所医院官网,用搜狐快站建的。感受一下这野鸡的画风。

  

  所以,如果真的存在这个李慧敏医生,不知其学历信息,挂在北京各个莆田系肿瘤专科下面,在编造的百度百科和互动百科里称自己得过虚假的奖项、是某个不存在的机构的成员。

  不知道百度百科和互动百科为莆田系医院的医生编造虚假职业经历算不算欺骗患者?百度百科和互动百科建立条目时为何不对真实性进行审核?

  最后再附上几张百度搜索其他软组织肉瘤的搜索页面推广

  

  

  

  

  满坑满谷的圆圈,《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被他们违反了个遍。

  莆田系医院的虚假且非法的医疗广告在网络上连成了片。不仅百度推广在帮他们作恶,时至今日,包括搜狐在内的哪个门户网站没有他们的软文呢(顺便一说这违反了《医疗广告管理办法》第十五条)。患者在百度上搜索一个疾病,先看到了莆田系医院推荐,点进去有个完整的官网,官网上有先进技术和主任医生的介绍,百度知道里有人问这种先进疗法怎么样,大家都说好,而主任医生有百度百科和互动百科,称她是中华医学会成员,得过国家科技奖,搜狐给医院发过专题新闻介绍他们治癌经验,主任医师在搜狐上写过疾病预防小知识,这俩都能通过百度新闻找到。

  好自洽,我都快要信了呢。不敢想象生死存亡之际焦虑的病人和家属怎样抵抗这种全方位信息攻势。

  最后人死了,钱没了,事儿闹大了,百度把「滑膜肉瘤」的广告删了个干净,然后发公关文了

  

  嗯,都不关百度的事。百度最合法了。

  附: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

  来源:有槽(Dr-Venting);作者:涓总

  魏则西去世了,他爸爸通报死讯后,调查记者孔璞转载了魏则西在知乎上发表的这篇长答复,简而言之:这个21岁的年轻人出于对百度和部队三甲医院的信任,在罹患滑膜肉瘤这种罕见的癌症后,在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尝试了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出现肺部转移后才得知这种疗法并不靠谱。他回答的这个问题是“你认为人性最大的‘恶’是什么?”

  

  有中国特色的癌症免疫治疗?

  魏则西去的这家医院,是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所接受的是DC-CIK细胞免疫治疗,这是种已经被国外淘汰、但在中国非常红火的肿瘤免疫治疗。

  首先要确认的是,生物免疫、免疫细胞疗法并不是“假”疗法,在世界多家医院和科研机构都有相关临床研究。治疗过程中,医生通过抽取患者的免疫细胞,在体外扩增和加工,并重新输回患者体内,从而达到提高患者免疫能力,抑制或预防肿瘤生长的目的。

  不过,从研究结果来看,它的意义有多大就见仁见智了。虽然这种治疗从美国开始,但由于临床试验屡遭失败,在美国国立癌症研究院(NCI)的网站上检索,可以看到目前仅有两家机构在进行CIK细胞治疗研究。第一项研究在斯坦福进行。有槽(Dr-Venting)在4月29日下午电话采访了斯坦福医学院媒体关系部的Becky Bach女士,她表示,斯坦福医学院确实有一项CIK方面的研究,不过是将它作为治疗骨髓增殖性疾病或骨髓发育不良的辅助治疗手段。在肿瘤免疫治疗方面,斯坦福希望探索更新、更有效的疗法。此外,Bach女士也澄清说,斯坦福并未与中国的任何一家医院从事细胞治疗方面的合作,当中包括北京武警二院,她不理解为什么该院在宣传中会强调是从该院引进技术,并承诺将与律师一起进一步调查。

  

  但在中国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在Pubmed医疗论文库中可以看到,虽然高质量的DC-CIK相关论文不多,但署名作者几乎清一色是中国人。

  

  按照卫计委颁布的《首批允许临床应用的第三类医疗技术目录》,免疫细胞治疗被限定在临床研究范畴,医院可以开展免疫治疗临床研究,但原则上不得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对于这项技术的管理十分混乱,卫计委和食药总局似乎都避之不及。所以,一项本应通过三期临床、在有效性、适应症等诸多方面得到明确解答的实验性技术,现在已在全国各地医院成为重要的治疗手段和赢利工具。

  怎么个赚钱法?以下是某家以细胞技术为特色的生物公司给出的计算:一次CIK治疗收费为1.5万,毛利润为40%。如果与十家三甲医院合作,每家首年治疗200人,每人接受三个疗程,一年毛利润1512万元。

  

  武警二院是家什么样的医院?

  有人总结称目前国内的肿瘤免疫疗法是“谋财不害命”。但是,如果病人轻信广告,散尽家财尝试这种几乎无效的疗法,贻误了宝贵的时机使用规范的放化疗和靶向治疗,这不是“谋财害命”又是什么?魏则西的遭遇便是如此。

  当初魏则西和他的家人走投无路,在百度搜索滑膜肉瘤治疗信息时,搜到的是这样的推荐页面。感谢热心网友留存,因为在最近两天百度发现再次面临公关困境时,已经删得一干二净了。可以看到,排在第二推荐位的就是北京武警二院。

  

  而在他们一家进入武警二院主页时,想必也看到了这样的对话框,直接与发来对话框的“医生”开始沟通,甚至得到了一个相当积极的答复,促使他们在几天后就从西安来到了北京求医。

  

  该网站标明是武警北京总队二院的官方网站,表示引进了肿瘤生物治疗领域的代表技术,采用DC免疫治疗以及CIK免疫治疗消灭癌细胞,可达到延长生存期,提高生活质量和抑制肿瘤恶化的目的。

  然而经验告诉我们,但凡主页做得如此花哨,又有对话框出现的医院,必然有蹊跷。我们的第一步从检查主办单位ICP备案开始。嗯,备案主体是个人,而非医院。

  

  继续追查医院域名注册信息,北京武警二院注册人单位为: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

  

  再反查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可以看到该医院投资管理公司名下还注册着其他多家医疗机构域名,其中不乏同样以细胞免疫疗法为特色的“公立医院”。

  

  KangXin Hospital Investment And Management CO.,LTD是何方神圣?不太好找,不过我们发现在领英上有数位医疗领域人士有该公司工作背景,从英文名反向查出,该公司中文名称为“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查到此处,我们可以判断出:北京武警二院的肿瘤生物中心与康新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康新公司”),他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除了武警二院,康新旗下还管理着其他多家以生物免疫治疗为特色的肿瘤专科医院。

  与北京武警二院合作是什么公司?

  细胞免疫治疗难度并不高,不过在操作中规范化、无菌化和风险控制极其重要,所以,有能力的医院自己做符合GMP标准的细胞操作间,没能力的则是将相关业务外包给多家生物公司来做。由康新公司“承包”或“入股”的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属于后者。

  他们的技术合作伙伴是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关于该公司近期的新闻是:3月3日晚间,中源协和发布预案称,公司拟以11亿元收购上海柯莱逊生物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柯莱逊是国内最大的免疫细胞治疗企业之一。柯莱逊的官网同样将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列为合作伙伴,斯坦福方面称并不了解该公司。

  从公开资料来看,上海柯莱逊与北京武警二院肿瘤生物中心同样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何以见得?柯莱逊甚至替二院招聘护士。

  

  从柯莱逊的招聘广告还可以看出,这家公司的业务并不像其收购方中源协和所声称的那样,仅限于“给医院提供技术服务,包括细胞制备等,并不给患者提供临床治疗。”事实上,除了在北京,公司还在各地招聘包括肿瘤科医生、临床医生、护士等提供临床治疗的员工。此外,还招聘百度竞价专员等业务人员。

  

  谜底揭晓,老板根本是一个人

  我们已经发现,康新公司是北京武警二院域名的管理者,柯莱逊是武警二院细胞免疫技术的支持者,那么,康新和柯莱逊又是什么关系?

  简而简之,他们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老板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

  柯莱逊公司董事长叫陈新贤,他指导工作的消息刊登在公司官司网上。而公开交易信息显示,柯莱逊的原股东之一为陈新贤的胞弟陈新喜。

  

  陈新贤除了是柯莱逊的董事长,旗下还有两大医疗机构,在接受公开采访时他介绍说,他在新加坡注册成立了华康医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在上海注册成立的就是康新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

  

  所以,人物关系图就是这样的(时间紧,缺美工,抱歉只能手绘):

  

  莆田人士陈新贤的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陈新贤与其弟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公司为这些肿瘤科室提供技术服务。这是稳赚不赔的生意,只要康新能继续搞掂主管医院。

  如此谋财害命的治疗,得到了主管医院的纵容,得到了百度竞价排名的助推,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默许。得了癌症、被骗了钱又没了命的病人太可怜、太无助、太冤枉。

  怎样远离问题医院?

  年轻的魏则西去世了,他在死前将自己被百度公司、被部队医院和医生欺骗,视为人性中最大的恶。媒体和一大批医生曾在几年前质疑细胞免疫疗法无效,然而没用;包括有槽(Dr-Venting)在内的媒体和自媒体曾质疑百度竞价广告的操作不合规、披露部队医院被莆田系承包的种种弊端,也是然并卵。

  但是,你可以帮助自己和家人朋友自保。

  首先,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凡事不要问百度。原因不再解释。

  第二,谨慎对待部队医院。部队医院大量赢利科室被莆田系承包的问题已经说了无数次,男科、妇科、不孕不育、皮肤性病、中医这些科室是重灾区,但我也没想到,连肿瘤病人的钱他们也要赚,肿瘤病人的命他们也要榨。

  哪些科室被承包?查北京地区的医院有个最简单的办法,在手机应用程序“114生活助手”和联通114挂号网站(http://www.114menhu.com/)上,“社会知名医院”这一栏里:除了民营医院,就是部队医院承包科室,其中包括了有槽(Dr-Venting)曾揭露的北京466医院,即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附属医院。

  

  我是无神论者,但在这件事情上我期待有报应,我希望涉事的所有人,包括医疗监管官员,百度的人,医院的人,康新的人,柯莱达的人,夜里能听到魏则西和其他受害者的哭声

上一篇:网上账号名称有“底线”
下一篇:3Q大战